专家眼中的物联网:智能家居其实很苦
分类:电子商务 热度:

  在谷歌收购Nest之前,智能家居的概念一直不温不火,一方面缺乏Jawbone UP这样的明星产品带动,另一方面苹果、谷歌、三星等世界级大厂商也还没有将成熟的产品推向市场,而在谷歌收购Nest之后这一概念一度升温,不过升温过后又再次冷却。

  近日,网易主办智能家居专场了解到。本期智能家居专场邀请到了360路由器产品经理李天宇、BroadLink CEO刘宗儒、幻腾智能CEO王昊、乐视网CTO杨永强、海尔物联网家电产品经理刘明哲作为分享嘉宾,并特邀君联资本的执行董事沙重九作为特约点评嘉宾,顺为基金的分析师、投资经理段誉作为特邀主持。

  本次沙龙后有观众反映称内容缺少干货,一定程度上也说明各大厂商也仍然在摸索阶段,除了业界没有统一标准,认知也缺乏共识。

  物联网换皮还是互联网逆袭?

  智能家居是不是物联网换了个名字重新出来忽悠?有人响亮地提出了这个问题,却没有人响亮地回答。

  在海尔看来,物联网是在互联网基础上进行的延伸和扩展。物联网产品就像华山论剑一样,分为剑宗和气宗两派。刘明哲说,剑宗就是按照需求设计,用户有什么需求就做什么,但是这样做到最后会发现一些产品70%的功能被闲置了,因为用户感兴趣的只有30%的功能,第二种是气宗,就是去解决用户的行为便利问题,海尔专注的是气宗。

  刘明哲在现场展示了海尔在智能家居上的一个尝试海尔焙多芬烤箱,它通过手机于APP连接,用户可以通过APP来学习烘焙,通过完成不同的烘焙任务获得虚拟金币奖励,积累一定的金币后换取烘焙模具,同时APP可以提示烘焙完成,并通过微信和微博把烘焙成果发送给好友。

  乐视则更热衷于先软件后硬件的突破,杨永强介绍,乐视的模式是平台+内容+终端+应用的完整整合生态,应用将真正给大屏互联网带来革命。

  相比起成熟公司从成熟的传统家电产品入手的做法,创业公司表现得更加激进,幻腾智能就从智能灯开始切入智能家居,目前已经推出了智能灯、环境控制器、随心开关等产品。CEO王昊介绍,最初幻腾推出手机控制灯泡的功能,但是发现对用户来说使用门槛还是很高,所以又回到了硬件控制,推出了一款可以随手粘贴的遥控开关来控制灯泡,同时硬件在联网后,幻腾可以通过后台对用户端的产品固件进行更新,以修复或改善产品功能。

  从产品形态看,目前智能家居的问题并不在于人与物或物与云的连接,而是如何从创造功能到满足需求,正如幻腾的尝试,单纯把硬件接入互联网的方式简单粗暴,厂商的意愿并非用户所想。

  谁是中心?需不需要中心?

  杨永强表示,智能家居一般都有一个中央控制中心,而电视屏有它的特点,网络相对固定,所以能充当家庭信息中心、家庭数据中心或是家庭智能控制中心,它有天然的不移动的优势。

  而360路由器的负责人李天宇则认为路由器将成为家庭网络入口、家庭网防火墙,以及智能设备控制中心和数据中心。

  同时,几乎所有的智能家居产品都可以通过相对应的APP进行控制,在云端实现数据交换,如同智能穿戴设备一样,手机同样可以成为智能家居的控制和计算中心。

  中心争夺战背后是互联网入口的争夺,互联网公司希望先于对手在硬件上占据入口和渠道,并在此基础上输出自己的互联网服务,这使得本身具备入口属性的显示设备电视机和网络中心路由器成为了两大焦点,除了乐视和360,阿里巴巴、百度、小米等都开始通过各种方式抢夺这一入口。

  王昊认为,互联网的方式往往把事情搞复杂,比如关灯本来一按就关掉,但是现在要解锁手机、打开APP,再按一下关灯,未来是应该所有东西都数字化,能玩的东西是你身边所有的东西,最终极的解决方案一定是在硬件层面的,如果还依赖手机,那基本就是在玩概念。

  刘宗儒介绍,BroadLink此前做了一个小截至,可以通过语音和敲打来实现硬件的控制,在特定场景下让硬件自己去控制硬件,这是他所理解的交互方式。

  尽管电视和路由器可以输出更多互联网服务,并成为一个信息交换的枢纽,不过随着电灯、牙刷、镜子、开关、遥控等家居用品都接入互联网,用户可以通过各种软硬件手段控制家居用品,语音或APP都只是其中之一,这也将导致电视、手机在智能家居系统中被去中心化。

  智能家居苦在哪里?

  硬件创业真的是很痛苦,每一个新产品推出基本是扒一层皮。刘宗儒说。

  刘宗儒表示,最困难的是代工厂的把控,产品在实验室通过,但是到了生产线上会出现各种问题,代工厂的测试过程也非常漫长,初期量小的时候面对代工厂话语权很弱。

  王昊对此表示赞同,做软件一到两周一个新版的速度已经让消费者和投资人有了这样的预期,但是对硬件厂商而言,模具的一点小修改可能都会耽误30天时间,但是消费者已经被教育城需要你快速响应的节奏了,所以幻腾智能只能通过每周往硬件里推送软件升级的方式进行迭代。

  大公司同样面临这样的问题,李天宇表示360的硬件团队也刚刚起步,和很多初创公司一样,要保证品质,和代工厂沟通的过程非常辛苦。

  小公司做什么?

  大公司做大事儿,小公司做小事儿,像我们这样屁大的公司就做特别特别小的事儿。王昊笑称。

  大公司对智能家电的热情显然高过于智能家居用品,这给小公司留下了很多创新空间。在众筹平台点名时间上,智能水杯Cuptime和智能插座Smart Plug都已经凑得了超过100万的资金,BroadLink旗下的智能遥控、智能插座等一系列产品总共筹得了64万元。

  但是一方面小公司面临着创新机会,另一方面则需要防止被山寨,对此刘宗儒认为技术上一定要领先,否则很容易被山寨,对小公司来说必须快速建立品牌和渠道,在品牌壁垒建立以后,别人在拷贝你的时候人家会觉得它是山寨,当然你的核心技术还是要不停地往前走。

  王昊则表示小公司做产品不要从技术出发,我有这个技术能用它干什么这是非常可怕的想法,因为消费者完全不是这么想的。

  幻腾智能和BroadLink都推出了多款产品,创业公司应该专注一款产品还是多点突破?对此刘明哲的建议是单点突破,无论从公司的角度还是通过产品矩阵的角度,肯定是有一个产品来突破,苹果也不可能一下子拿出一堆产品。

  刘宗儒表示,BroadLink看起来是做了很多产品,但是每个阶段都有一个核心,王昊则表示每个产品都要有自己的(相互关联的)功能,让用户买得越多效果越好。

  沙重九总结称,第一,智能家居现在的阶段是春秋战国的时代,小公司需要把自己的特色、品牌和渠道做起来,第二,在推硬件的同时需要考虑怎么把服务带进去,第三,在互联网硬件时代,生产过程已经从水平分工进入垂直整合阶段,需要有产业链整合能力。

  专家眼中的物联网

  安全专家们将物联网(IOT)比作一只无舵的船舰,这种随之而来的无向性使得他们不安。过去,颠覆性技术总是存在着很多困扰大家的问题,就如何避免这些问题,有三名专家提出了他们建议。参与这个专家组的有:

  罗杰G约翰斯顿阿贡国家实验室,漏洞评估小组(VAT)组长。约翰斯顿对于弄清事物如何运作有着极大的热情,例如在这个视频中,他展示了入侵到某些投票软件中是多么轻而易举。所以,约翰斯顿在讨论中掌握了关键的物这个环节。

  乔克莱因SRA国际公司,网络安全解决方案架构师。对于任何与IPv6有关的事情,克莱因都不遗余力地去做,这一点对物联网来说非常重要,因为若没有IPv6,物联网也不可能做成。

  雅克布威廉姆斯 CSRgroup公司,首席科学家。作为一名数字取证科学家,威廉姆斯特别喜欢别人说他们公司的网络难被入侵。当讨论物联网日益倚重的互联性时,威廉姆斯的专业知识则可以派上用场了。

  物联网的定义

  为了使这次对话意义深长、明白无误,我们需要给物联网下个定义。在网上流传甚广的众多定义中,下面这种正好是专家们最认可的一种:

  (物联网是)物理对象与信息网络天衣无缝地结合为一体的世界。在物联网中,物理对象可以积极参与到业务流程中来。(人们)可通过互联网与这些智能对象进行互动,询问和改变它们的状态或者任何与其有关的信息。

  许多人好奇是谁创造了物联网这个术语,大多数人都认为是凯文阿什顿。他说:我可能是错的,但是我确定1999年我在宝洁公司做展示时,以标题的方式首次提出IOT这个词。

  TechRepublic:人人都认定物联网是或者即将是下一代颠覆性技术。在您的专业知识领域,您认为物联网最好的代表是什么?

  约翰斯顿:我认为物联网具有颠覆性意义,因为几乎制造所有产品如烤箱、运动鞋、车库门、背包和空调等的公司,都需要在他们的产品中安置电子设备、微处理器和软件,否则他们就该关门大吉了。那些能编写微处理器程序、制作无线传感器的人才将比只会为电脑编程的更受重视。

  克莱因:某些设备可以使我的生活比曾设想中的更方便舒适,作为一名技术专家,我被内置于那些设备中的功能深深吸引。我每天要花3个小时上下班,只要不开车,这三个小时让我干什么都行。所以谷歌你快点吧(谷歌在开发物联网产品中处于世界前列)。

  另一个我很感兴趣的物联网产品是可编程设计的LED灯。我可以编好程让它早上发出青白色的光叫醒我,晚上则发温暖的黄光以放松一天紧张的神经。

  威廉姆斯:对我来说,物联网带来的最有正面意义的颠覆是高效的交通。自动驾驶汽车(例如DARPA和谷歌制作的)就是其中之一。想象下所有在路上行驶的汽车都可能正互相交流着。自动驾驶带来的行程安全保障是一个好处,而另一好处是在拥堵的街区,自动驾驶还可以减少我们的紧张感。

  TechRepublic:您最担心物联网的一点是什么?

  约翰斯顿:很明显,是保密性。举个例子,偷窥狂问题经常与家里安装的Trendnet家用摄像机有关,这是拿用户安全来打赌,而类似的赌局还会有很多。还有很多不了解物理和网络安全的硬件工程师来开发电子设备,这就会让设备承担着极大的受蓄意破坏的风险,用户的个人敏感信息丢失和因摄像头损坏导致个人隐私泄露。

  另一个潜在的隐患是安全问题。远程或者机器人控制型的烤箱、烤架还有其他东西都可能引起一些严重问题和法律责任。

  克莱因:在物联网设计的过程中,有两个毫不相似却又紧密相连的问题。第一,制造物理对象的工程师与将物理对象和网络相连的工程师之间的联系是断裂的,而这种断裂又事关安保措施和个人隐私。我认为这是个很大的问题。

  第二个问题在于为物联网设备设计的商业模型。举Windows XP为例:微软正在淘汰XP,在现有的电脑上升级操作系统软件也通常不可行,你得买新的计算机硬件。所有物联网设备都可能会面临同样的问题。正如一辆机械状况完好如初的物联网汽车,仅仅因为它型号过时、无法更新补丁,就毫无用处了。

  威廉姆斯:只有两点:安全保护和个人隐私。安全保护的程序必须在开发联网设备之初就被编写好,设备不运行之后再绑定保护程序的情况已经屡见不鲜了。看看我们的联网的医疗设备,很多都从未接受过正式的安全评估。个人隐私也是同样的一个问题以我上班路上的交通为例,交通路由器一定会追踪路上每辆车的起点、路线和目的地,假如这些数据没被保护好,那么这将意味着个人隐私存在多大的危机啊。

  TechRepublic:作为一种颠覆性技术,物联网意味着它将对我们的生活有着极大的影响。除了像过去那样与潜藏负面影响的技术减少接触之外,我们还能怎么做呢?例如,专家们希望他们在原有的网络技术上成立安保措施以推动互联网。

  约翰斯顿:我们无法准确预知未来。以前有人说:如果你回到1870年去问一个农民他想要什么,他准会答要匹更高大强壮,但又吃得更少得马,而不会答要一辆拖拉机。又有谁能预测到互联网上会出现Twitter和Craig's List这样的网站?我的要求是,

  物联网对安全要有最小程度上的保证、需要独立的漏洞评估、订立相关法案、对安全漏洞要有经济保证以及创立单独的互联网供物联网设备使用,而不是使用整个互联网。

  克莱因:我不知道我们要怎样避免这些即将到来的问题。可喜的是,联邦政府开始推动法律法规的建设以保护关键的基础设施。奥巴马总统这礼拜刚刚发表了一份有关声明。

  威廉姆斯:我要重申,从一开始就要把安全保护设计在内而不是相信开发者所说的安全已被设计的一面之词。进行独立测试是我们的唯一选择。开发者考虑如何构建符合规格的物联网,漏洞评估专家研究如何破坏它们。我们更侧重于研究那些开发者不会想到的东西。我曾测试过无数的系统,这些系统的设计文档都要求具备加密功能,但是有一个开发者却忘记去实现加密功能。审计人员能被说服到认为一切都运作良好,但只有进行独立测试才能揭露运行漏洞。

  结论

  专家组总体而言的观点是:物联网有潜力能显着改善我们的生活,甚至制造出智能冰箱,但是如果我们不注意,物联网也可使我们的生活痛苦不堪。

  专家们提到了一件我没考虑到的事情,那就是因软件到期而非硬件问题导致产品报废。我的车用了16年了,如果因轮胎尺寸不对,就无法给软件打安全补丁,从而每隔几年就得换车,我也不知道自己是否能接受。

上一篇:产业界限逐渐消失 中德制造合作互联_0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