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核电产业发展现状与未来趋势分析
分类:电子商务 热度:

  大概在一年前,世界的目光聚焦于日本:巨大的海啸席卷陆地,摧毁了遇到的一切障碍,这其中就有核电站。全世界都被震惊得目瞪口呆,日本福岛核电站泄漏事故,为全世界敲响了安全警钟,我国核电发展战略也被暂时搁置。

  今年10月,随着《核电安全规划(2011-2020年)》和《核电中长期发展规划(2011-2020年)》的发布,意味着停摆了近20个月之后的中国核电项目终于全面重启,业内人士认为,这一系列规划的出台为未来五至十年中国能源政策的发展指明了道路,提出中国将稳妥恢复核电正常建设,并首次明确内陆地区不安排核电项目。

  稳妥重启核电建设十二五期间暂不安排内陆核电

  国务院总理温家宝10月24日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讨论通过《能源发展十二五规划》,再次讨论并通过《核电安全规划(2011-2020年)》和《核电中长期发展规划(2011-2020年)》。业内人士分析,两个核电规划的公布意味着自去年3月日本福岛核事故以来,国内暂停的核电建设正式重启。

  会议对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的核电建设作出部署:(一)稳妥恢复正常建设。合理把握建设节奏,稳步有序推进。(二)科学布局项目。十二五时期只在沿海安排少数经过充分论证的核电项目厂址,不安排内陆核电项目。(三)提高准入门槛。按照全球最高安全要求新建核电项目。新建核电机组必须符合三代安全标准。

  环保部一周批复两项目核电重启进实质阶段

  环保部11月26日公示,批复秦山核电厂厂区防洪防水淹项目环境影响报告。而在23日,田湾核电厂3、4号机组工程项目环境影响报告也被批复。业内人士据此分析,核电重启已经进入实质阶段。

  实际上,早从今年8月开始,每月都会至少有一个核电技改或新建项目获得环保批复。业界普遍认为,核电重启已进入实质加速状态。

  四大核电公司IPO进入倒计时

  证监会近日披露最新信息显示,中国核能电力股份有限公司A股首次公开发行(IPO)正在进行初步审核,公司拟在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若中国核电成功上市,将成为A股核电第一股。国家核电更是在其首份社会责任报告中透露,国家核电将在十二五期间力争实现整体上市。

  中国核工业集团董事长孙勤近日还公开表示,中核、国家核电以及广东核电集团都有上市计划,但国家在掌握上市的节奏,目前中核的IPO工作正在进展中,更多考虑在A股上市,但最后还要以证监会审批为准。

  发展核电是中国战略选择

  中国工程院重大咨询项目《中国能源中长期(2030、2050)发展战略研究》报告显示,积极发展核电是我国能源的长期重大战略选择。

  福岛核事故应当成为我们改进的一面镜子。中国工程院院士、秦山二期工程总设计师、国防科学技术工业局专家咨询委委员、核安全专家委员会委员叶奇蓁认为,发展核电是中国的战略选择,但安全是核电的生命,中国的核电要取得长远的、可持续的发展,核电发展就必须安全、高效地推进。

  运行与维护技术已掌握打破国外技术垄断

  《核电安全规划》明确提出了全面建设核电强国的目标,并将核电产业定位为国家战略性新兴产业。同时,还特别提出了最先进的技术和最严格的标准的要求。

  在新的核电发展路线图中,我国核电将推进以项目驱动型为主向以技术驱动型为主转变,通过引进、消化、吸收、再创新而快速发展的三代核电,将成为未来核电技术的主流。

  针对三代核电AP1000机组的11项在役检查和维修关键技术日前在京通过国家级能源科学技术鉴定。它使我国摆脱了对国外AP1000检查与维修技术的依赖,打破了国外的技术限制,将有效保障我国三代核电项目的建设与运行。

  研发进入国际先进行列离应用还有多远?

  国家高技术研究发展计划(863计划)重大项目中国实验快堆工程通过科技部组织的专家验收,标志着我国核能发展压水堆快堆聚变堆三步走发展战略的第二步取得重大突破,也标志着我国在第四代核电技术研发方面进入国际先进行列。

  我国快堆发展究竟要采用何种路线才最符合我国国情成为关键问题?经过多年研究分析,我国决定分三步走:第一步,建实验快堆,打基础,目的是建立装置,掌握技术,培养人才,开展实验;第二步,建原型快堆或示范快堆电站,实现工业应用;第三步,建大型商用堆,实现商业化推广。

  三代核电装备国产化提速

  在近日召开的第14届中国国际高新技术成果交易会上,由中广核集团研发的符合国际三代核电技术标准、具备自主知识产权的ACPR1000+尤为引人注目。中广核集团新闻发言人胡光耀介绍,展示的ACPR1000+充分吸收了包括福岛核事故在内的经验反馈,综合考虑抗震、失电、水淹、海啸等超设计基准事件,重点在安全性与成熟性等方面进行了多项创新。

  中广核此举将人们的视野聚焦在了我国第三代核电装备的发展上。根据此前国务院常务会议对于核电建设的要求,今后我国新建核电机组将必须符合第三代安全标准。有迹象表明,国内核电重点企业在三代核电技术创新方面不断发力。

  我国核电蒸汽发生器心脏首现中国制造

  随着东方重机技术人员将宝钢造国产690U形管徐徐穿入防城港核电1号机组1号蒸汽发生器心脏,完成了核电690U形管国产化以来在我国核电机组上的首次成功安装应用。这是宝钢与东方电气强强联手提升我国核电国产化制造能力的一次成功跨越。

  核电蒸汽发生器用690U形管是百万千瓦级核电机组使用的关键特殊材料,其制造过程涉及多项核心技术和创新点,制造工艺极其复杂,代表了当今国际核电用管制造的顶尖水平。

  我国全部核电机组运行已达国际中上水平

  我国核电事业起步较晚,在核电厂设计、建造和运行方面较好地吸收了国际成熟经验,具备一定的后发优势,我国运行的核电站均采用了较为先进的二代加技术,在建机组中有6台为世界最先进的三代核电技术。

  据中国工程院院士叶奇蓁介绍,我国核电站的技术水平达国际同类先进,而且基本实现自主设计、自主制造、自主建设和自主运营,并建成了完整的核燃料循环体系。

  中国核电已在运行的15台核电机组从未发生过国际核事件分级2级及2级以上运行事件,核电站排出物低于国家标准限值2个量级以上,经检测没有对环境带来任何不良影响,全部核电机组运行情况均已达到国际中上水平。

  核电未来发展

  核电的发展必须采取万无一失的方法,坚持安全第一的原则。但安全不是不发展。中国政府承诺,到2020年非化石能源占一次能源消费的比重将达到15%左右,要实现这一目标,核电是最有潜力的一种清洁能源。这就要求核电在发展的同时进一步建立有效监管体例,提升自主创新能力。

  核电发展部署中,安全仍是尤为要注意的问题,需要建立有效的监管体系来保障。在核电安全上,最重要的是要建立有效的监管体系。韩晓平认为,日本的核电监管是靠企业自身完善,政府起的作用非常有限,这种模式不可取。他表示,监管必须有效而到位,责任要分清,这是最基本的安全保障。

  诸多专家称,核电监管应首先做到了解并塑造核安全文化氛围、加强与公众的沟通,其次才是核安全监督部门和核电站运营单位的独立。

  国家核电技术公司总经济师盖其庆表示,在新的核电发展路线图中,我国核电强调将从以项目驱动型为主转变为以技术驱动型为主,全面建设核电强国。

  凭借核电机组在运装机1250万千瓦,在建装机2760万千瓦的庞大规模,我国世界核电大国称号已当之无愧。然而,如何在大国基础上发展成为核电强国?核电技术进步无疑是实现这一目标的关键所在。这就要求增强创新驱动发展新动力,实现核电内生增长。

上一篇:工业智能化需要“跨界”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